大脚滚烫

自娱自乐选手

【黄喻】直到黎明

喰种paro 我流ooc
CCG总指挥部
“咚咚咚……”
“请进。”
门被推开,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架,走进去将一沓文件放在桌上。
“根据各地传出的监控以及尸体报告,基本可以确定曾经的特等搜查官之一,喻文州已经背叛CCG并加入sss级喰种君莫笑所在组织,近日与ss级喰种夜雨声烦共同出现过,但前去追捕的搜查官无一幸免。”
韩文清拿起桌上的资料,眉头紧锁,“那库因克'灭神的诅咒'……?”“也被他一并带走了。”
韩文清毫不意外,按照喻文州的心性,永远会为自己留好后路。
“发布通缉令,绝对要尽一切武力将喻文州捉拿!”“是。”
第六安全区某偏僻的咖啡厅
“当啷当啷……”门被推开,挂着的风铃随之摇动起来。“大眼大眼你在吧,今天和文州出门买点东西又被CCG那群搜查官发现了,还好我带着文州跑得快不然就被抓住了。哎那群人怎么就那么无聊,我也不想杀他们的他们自己偏要过来我能怎么办啊,角落里还有个家伙把我和文州的照片传到那里去了,幸好我早就带好了面具,要不下次让江波涛帮文州也做个面具吧这样方便多了,那群CCG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你家文州也是CCG的。”收银台边一个右眼戴着眼罩的男人擦着杯子淡漠回复到。
黄少天偷偷转头看了眼喻文州,后者笑眯眯地望向他,黄少天心虚地转过去:“重点不是这个好吧!搜查官最近追得那么紧,我担心这里被发现啊,大眼你这几天咖啡厅那么冷清真的没什么情况吗?”
“我这地盘还不至于有野狗敢进来随便撒野……”“哎,都别那么紧张嘛,还有哥在,怕什么。”叶修一边走下楼梯一边从口袋掏出香烟盒,香烟是经王杰希改造后给喰种特制的。叶修正色:“大眼,最近咖啡厅里没碰到什么奇怪的人吧。”
王杰希前不久在一次意外中被植入赫包变成了喰种,由于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所以将自己的右眼遮起来并加入叶修的组织开了一家咖啡厅来隐藏自己的身份。
“没怎么特别注意……”话音未落,右侧玻璃传来“咣”的一声巨响,顿时被烟雾笼罩,屋内所有人脸色皆是一变,几个喰种对视一眼,戴上面具,紧紧盯着那块区域。
“刷……”突然一道血红色的触手划破了浓烟,并一路快速向吧台袭来,王杰希赶紧一个翻身躲了过去。两个拎着箱子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喻文州心下一凛,不待他张口,身边的叶修突然开口:“哟,老韩,又见面了。”
那个较为强壮的身影突然从箱子里拿出来一根柱状库因克,直直向叶修的方向冲去,叶修也毫不含糊,伸展出体内的尾赫挡下了这一击。
“要打出去打。”王杰希闷闷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sss级喰种君莫笑,ss级喰种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以及……”张新杰的视线落在了喻文州身上,举起箱子延展出数条触手齐齐向喻文州攻去,喻文州早看穿的他的意图,跳下桌后越过残破的吧台迅速蹲下身取出了台下的库因克箱子,迅速释放出尾赫与张新杰僵持着。
“喻文州,CCG待你不薄,”张新杰眼神暗了暗,低声问,“为何选择与喰种同流合污。”喻文州苦笑:“有些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的。”一边的黄少天有些按捺不住了:“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小爷我了,我那么英俊帅气风流倜傥文州除了和我私奔还能有什么其他理由吗?”黄少天一边嘴里叽里呱啦一边从背上伸展出羽赫快速向张新杰移动过去。羽赫上飞速射出的羽片让张新杰应接不暇,然而他心里很清楚,夜雨声烦真正恐怖之处并不在于他的羽赫,这只是让他高速移动的工具……攻击居然出现了间隙,张新杰心中暗道不好,一眨眼夜雨声烦那张令人毛骨悚然的面具就出现在脸前,一道蓝光闪过,张新杰从箱子里赶紧取出甲赫库因克才堪堪挡下这一击。是的,夜雨声烦最恐怖之处在于他那抓住任何机会的能力和他那把神奇的蓝色光剑。虽然张新杰从未直面和夜雨声烦交手过,但作为一位医生,他从无数个搜查官的口中听说过夜雨声烦的恐怖,也亲眼看见过被那把光剑撕碎的残肢,按照那些伤员的口述,夜雨声烦似乎称这把剑为冰雨,只是……撕碎敌人身体时,溅上的血液却是鲜热的。
“他说的是真的吗?”张新杰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的脸。“……没错。”喻文州也毫无惧色地对上了他的目光。“明知对方是喰种还和他在一起……喻文州,你疯了。”“可能是吧。”喻文州无奈地笑。
找不到机会出手,黄少天也不恋战,跳回喻文州身边保持着防御姿态,喻文州也不是急于出手的人,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和张新杰对立着。一边的叶修那里,已经和韩文清交手了几回,韩文清使用的甲赫库因克,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非常出色,再加上韩文清挥动的气力之大,库因克所及之处无不留下一地残骸。
“老韩,别那么急啊。”叶修利用尾赫在桌子间跳跃,同时延展出体内的鳞赫进行快速攻击。君莫笑和韩文清是众所周知的仇敌,据说他们已经交手了十年之久,最了解君莫笑的除了韩文清别无第二人,君莫笑的赫包也是一个谜团,他拥有尾赫和鳞赫两个赫包,有人说是天生的,也有人说是他从那个死去的秋木苏身上取下植入身体的,但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真相。
“咣……”巨大的甲赫又砸碎了橱柜,坐在一旁原本只是围观的王杰希突然站起身来:“说了不要随便破坏公物。”背部的羽赫瞬间冒出,王杰希的身影消失在原地,没等韩文清反应过来,他就被右臂巨大的冲力掀翻在地,而王杰希却取代了韩文清原本站着的位置。
虽然都是羽赫,而王不留行的战斗方式却和夜雨声烦大相径庭,如果是夜雨声烦是恐怖的机会主义者,那王不留行就是鬼魅的魔术师,在移动速度上更胜一筹,且羽赫较为坚硬,可用于各种近战而不像夜雨声烦只能使用光剑来保护脆弱的羽赫。
就在所有人分神之际,随着窗外一声枪响,喻文州右臂剧烈的疼痛使他放开的手中的库因克箱子。一个闪光弹被投掷进房屋,被光影响暂时失明期间,一个男声说道:“把'灭神的诅咒'带上,先走。”喻文州忍痛摸了摸手边,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已经空无一物。恢复视力后,整个咖啡厅内只剩下了他和其他三个喰种,韩文清和张新杰已经不见了踪影。“刚刚是谁啊,这么刺眼的光搞得我都看不清了,文州你不要紧吧!”黄少天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扑到喻文州身边帮他查看起伤势。
“刚刚是张佳乐的声音。”喻文州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说。“除了他还能有谁,”叶修从口袋里取了烟点上,吸了一口,看向喻文州这里,“黄少天,带他去安文逸那里包扎一下。”黄少天点点头,带着喻文州飞快地跳出窗户走了。
“这个咖啡馆估计是要关门喽。”叶修四处看了看,最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废话。”羽片从背后袭来,叶修翻身躲过,“哎哎别冲动,找到新的据点之前,先到我家地下室避避吧,”叶修取下烟,呼出一口气,“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文州,文州……”谁在叫我?“哎哎,快看,是那个吊车尾。”“这样的人怎么还留在这啊,还不快回家乖乖接受政府的保护。”“听说今天空手搏斗的时候又被xxx打倒在地了。”“哈哈哈哈哈……”明明已经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明明已经不在意别人的言语,为什么……为什么还是……“没了库因克你什么都不是。”多年前被一个喰种打倒时那个喰种这样对他说过,幸好后来援军赶到才救了他一条命。库因克……库因克不见了!
喻文州猛地从梦中惊醒,坐在一旁耷拉着脑袋快要睡着的黄少天被吓得不轻,“文州文州你终于醒了!前面你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可把我吓死了。你现在赶紧好吗?饿不饿渴不渴?要不要我去帮你买点吃的?叉烧包奶黄包……哦不对医生说你只能吃清淡的……”喻文州被黄少天吵得太阳穴突突地跳:“少天,拿杯水就好。”左手握着杯子,耳边传来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他突然抬起头,“少天,有件事我想和你说。”黄少天一愣:“文州你说。”“我想植入赫包……”“你疯了吗喻文州!”黄少天脸色顺间难看起来,声音都提高了八度,“你以为成为喰种是那么随意的事情吗?”“可是我……”“无论怎样……我不可能允许。”黄少天转身离开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房间内,喻文州暗暗握紧了拳头。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很随便的一个脑洞。

评论(3)

热度(21)

© 大脚滚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