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滚烫

自娱自乐选手

【王喻】你好,不再见

私设第十五赛季 老王已退役
不是帝都人 可能会有些bug
听《安和桥》的突发脑洞……被虐的肝疼 但王喻决不能掰 强行HE
可以配合bgm食用

“杰希,听得到吗?”
“咯吱……”屏幕那边传来拉椅子的声音,紧接着一张脸出现在了上面。
“过两天就是总决赛了……有什么想法吗?”“还能有什么想法,蓝雨主场,冠军……一定是要尽力拿的。”
屏幕那边沉默了几秒,“这次也是你最后一次了吧。”
“是啊,”喻文州笑着靠着沙发上,“现在终于感受到你当年的滋味了。怎么样,决赛来看吗?”
“来。”“那我等你。”
开在老北京的五环路上,正值上下班高峰,车堵在路上停滞不前。王杰希第十一赛季时宣布退役,并在赛场上的最后一年从蓝雨手中斩获冠军,也就是功成身退,之后便将王不留行交到了现任队长高英杰手中,在五环附近买了套房子,平时开开直播间,日子也算过得清闲。
北京这几天雾霾又重了。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在对话框里打下这几个字发送。
又堵了半小时后才收到回复:
“(^_^)比起这个,上次忘了问,这次我们和微草对上,你不担心?”
“我相信高英杰。”
王杰希叹口气,放下手机。谁能想到当年被戏称“微草好爸爸”的他,退役后竟对微草几乎算是不闻不问,偶尔才询问一下近况。
“给你留了票,赛场见。”
“好。”
提着行李箱锁门的时候,王杰希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他退役那年夏天,喻文州被他带来北京见父母的情形。那天下大雨,喻文州抱着一箱水果,他在旁边撑着伞,一起走进他家。
六月初的广州已有些燥热,刚下飞机不久就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
“到了?”
“嗯,我先去家里放行李。”
“好,少天今天也来了。”
“他今天来解说?”王杰希不禁讶异。
“对,他说最近没什么事,正好这次我要退役,一定要来解说。”
黄少天在王杰希退役后一年也宣布退役,把“剑”的位置交给了卢瀚文。和王杰希不同,第十二赛季时蓝雨在半决赛就被轮回腰斩,很遗憾在最后一年没有机会得到冠军,他自己倒是看得开,发布会时还拍着卢瀚文的肩让他和队长好好配合,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要走下去。
退役后黄少天去当了解说,虽然有时候因为话太多被观众嫌弃,但话唠的特点经常炒的场面非常火热。
一进赛场,黄少天首先注意到了王杰希,赶紧招招手让他过来。
“大眼我和你说,今年是我们队长最后一次比赛了,虽然你以前是卖假药的,但还是得站这边,毕竟你是他男朋友是不?你要是不站他这边你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了,我可是……”
“好了好了,少天别说了。杰希先落座吧。”
临走前,王杰希突然叫住喻文州。“我一直这么希望。”
“托王队吉言。”喻文州冲他笑了笑,转身小跑两步跟上队伍。
王队……除了高英杰有时会口误叫错,已经很久每次别人口中听到这个称呼了,尤其是喻文州。王杰希没敢多想,正色等待比赛的开始。
首先是擂台赛,五场下来微草:蓝雨是3:2,台下气氛在黄少天的解说下越发热烈。喻文州看着精彩回放里王不留行使出一个漂亮的熔岩烧瓶微微有些出神,高英杰接手王不留行后的几个赛季,蓝雨和微草我对上过几场,高英杰的技术可以称得上非常出色,他也看得出,高英杰也从原本的小心翼翼渐渐大胆起来,只是比起原先的王不留行,还是不一样了。那个魔术师,在第十一赛季的那年夏天就一去不返了。
“队长?队长?我们要上场了。”看到眼前晃动的手,喻文州回过神来,转头对上边上卢瀚文和其他队友担心的眼神。喻文州站起身来,对着座位上的蓝雨队友们,“这场比赛,尽全力去拼吧!”
“是,队长!”
开局。
“微草战队这次居然一反常态,率先进攻。他们集火的对象是……蓝雨的术士索克萨尔!看来他们也很清楚地明白索克萨尔在战局中起到的影响之大,拖到最后很可能成为翻盘的最大威胁,所以打算先解决他。微草的剑客飞刀剑已经逼近了!很好!蓝雨的守护使者灵魂语者及时赶到了索克萨尔身边使出了圣盾术,飞刀剑暂时无法对索克萨尔造成任何伤害。蓝雨开始了反击!剑客流云对着飞刀剑冲了过去,此时局面对进攻一方的微草有些不利,飞刀剑这里也一时没人能赶到支援,他是选择和流云对上还是逃跑?飞刀剑使用三段斩位移逃跑了!流云继续追击吗?没有!他选择回到索克萨尔身边保持防守状态。”黄少天开始balabala地动起嘴皮子,王杰希在台下微微皱了皱眉,高英杰这个攻势有些操之过急了,没有起到相应的效果,不过逼出了对面守护使者的圣盾,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经过几分钟的厮杀,两队奶妈相继掉,此时场上只剩下了微草的魔道学者,骑士以及残血的剑客,蓝雨的残血术士和剑客。
“现在场面对于蓝雨来说是极度不利……两队奶妈都已阵亡,微草不但多一个人而且从职业上来说,骑士在防御上更胜一筹,虽然流云血比王不留行更多,但如果飞刀剑残血带走索克萨尔的话,一对二还是非常吃力的。但蓝雨有剑与诅咒在,还有可能翻盘!”黄少天难得不像刚才那样一股脑地把话全倒出来出来,观众都看得出,虽然黄少天已经退役了很久,但对于原先的战队蓝雨多少都有些感情,现在蓝雨处于下风,有些不甘也是难免的。
场上,为了保住索克萨尔,蓝雨两个角色都躲了起来,微草的三个角色此时都暴露在视线中。这时,异变正在悄悄发生。
“地图南侧的草丛中露出了黑光!放大!是索克萨尔!很明显,这个动作是死亡之门的起手动作!”
和选手的第一视角不同,在大屏幕的上帝视角看来,每个角色是方位都非常清晰。正因为此,包括王杰希在内的所有观众都不由得心下一惊,微草的三位选手由于走位太急,此时居然位置靠得相当近,如若死亡之门被成功释放,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想象的。
高英杰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试图用寒冰降雨来打断吟唱,独活也开始释放星落锤,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索克萨尔的吟唱已经持续了几秒,象征着死亡的黑色大门在战场中央缓缓打开,黑色的触手抓住了离它最近的三个角色,向大门内拉扯。
“独活瞬间打开了盾反!伤害会按一定比例反弹会索克萨尔的身上,如果索克萨尔死亡,死亡之门也将消失,同时王不留行和飞刀剑也在攻击死亡之门,飞刀剑的血皮在极速下降……飞刀剑倒下了!然而此时索克萨尔的血量也在下降,现在是21%,尽管如此这样的换血完全值得!不仅限制了微草全体的行动还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量,独活盾反技能结束了!索克萨尔的血量停在了17%,死亡之门马上就要消失了,两方接下来会采取怎样的行动……流云冲出去了!在对面有骑士的情况下这样很不理智……是六星光牢!”
流云直奔王不留行去的时候,索克萨尔从黑暗中走出,抬手对着独活下了一道六星光牢,原本独活完全有时间用星落锤打断吟唱,然而刚才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王不留行身上而没注意到不远处默默开始下达这一关键性的指令。
王不留行原本血量就和流云差了很多,一时间又得不到独活的支援,很快倒下了,短短一分钟内,场面一瞬间从3v2变成了1v2。
独活试图进行反击,但现在的局势不能更明显了,流云像骑士般护在索克萨尔身前,而术士缓缓地释放出一个个黑暗的法术……
独活倒下了,场上最后站着的是流云和索克萨尔。
“蓝雨获得第十五赛季总冠军!”场内回荡着黄少天激动的呐喊,蓝雨那块的粉丝早就炸成了一锅。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从选手席上走下,和队友们拥抱,然后……看向他,他看到喻文州的口型“来找我”。
一起举起奖杯,参加发布会并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在蓝雨众人尊敬而又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这个他为之奋斗了十几年的战场,他也众望所归成为了荣耀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职业选手。
喻文州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一年年过去,那么多当初一起出道的朋友都相继退役,自己作为最后一个“黄金一代”,本该已经淡漠了,但看到在工作人员休息室门口等着的王杰希,他还是忍不住有点微微红了眼眶。
“我把你那次欠我的冠军拿回来了。”
“可能是欠债就要还的道理吧。”
“不去看看你那边的孩子们?”
“不要紧,他们自己会调节好。”
他们肩并肩走在人流湍急的走道里。
“杰希你先回家,我和他们开完庆祝宴就回。”
“文州,”被王杰希突然喊住,喻文州一愣,“刚刚在台下,我突然就想起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你好,微草王杰希。”
“你好,蓝雨喻文州。”」

歌词最后是“你好,再见” 整首歌出现了很多“遗憾” 有人和我说过这首歌很像双花 但我既然写了王喻 私心不想让他们再见 也不想让他们留下遗憾(所以这是你让黄少天留下遗憾的理由?)
私设如云 时间线混乱 本来只想写一点打斗场面结果没控制住就变成了这样

评论

热度(33)

© 大脚滚烫 | Powered by LOFTER